查看完整版本: 少年從母親的蜜穴第一次知道快感

koei5073 2008-6-5 08:18 PM

少年從母親的蜜穴第一次知道快感

第一章  少年從母的蜜穴第一次知道快感

    「媽媽,算了吧。那樣喝又會醉了」
    宮阪明治看到母新志麻又倒滿笰五杯酒一口喝乾,皺起眉頭說。
    興奮的紅色臉頰和充滿氣,顯示成熟女人性感的脖子,從大膽的領口露出
豐滿雪白的乳溝。
    隨著呼吸起伏所以非惱人。
    有許多外國人和日本的男人,都不停的偷看這一對喝酒的美麗成熟女人和英
號俊青年。
    「不要管我。現在我還能不喝嗎?再有一個禮拜,那個女孩就要把你搶走了
。明治媽媽是沒有問題,就算喝醉了,也能把女人應做的事做好。難道你是不想
愛媽媽了嗎?」
    說到最後還是把聲音放低,托鰓看著比丈夫元彥更英俊的二十五歲親愛兒子
,露出火熱的眼光。
    「媽媽,要看這是什麼埸所,我不喜歡喝醉的女人!」
    英俊的青年用不屑的口吻說,但聲音還是很小。這裡是市中心著名的T旅館
的酒廊,母子在一小時前,就在這個旅館的咖啡廳見到新娘和新娘的母親,計劃
七天後的婚禮剛分手。
    四十五歲的志麻,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會吸引好色男人的眼光。她是一年前在
愛人的公寓猝死的丈夫元彥後,繼承丈夫創業的成衣公司會長的地位,由兒子明
治擔任董事長。
    美麗的母子亙相用惱人的眼神觀望,想起快要成為宮阪家媳婦的,令人覺得
像未成熟果實的美少女千繪,和代表日本女性美的母親百合。但母子二個人把她
們當成淫邪性慾的對象。
    母親雪的美麗的手向冰涼的香檳酒瓶時,明治無情的拉開。
    「叫妳不要喝了,媽媽,我們該走了」
    「你真冷淡。已經把我看成多餘的人嗎?太狠心了……」
    志麻拿出手帕擦一擦快要流出眼淚的眼晴,優雅的舉起手叫來熟悉的領班。
    「我好像喝醉了不舒服,想休息一下再回去。能不能替我訂好經常用的房間
。」
    拿小費給領班後,露出像挑戰般的眼光看皺起眉頭的兒子。
    「是的,夫人。」
    領班恭恭敬敬的回答後離去時,志麻的臉上出現蠱惑性的微笑,在桌下伸手
淫蕩的撫摸兒子的褲前。
    「果然這樣硬了。但我知道這不是為媽媽。有那樣可愛的新娘,還有比媽媽
年輕六歲又漂亮的岳母,媽媽是沒有用了。」
    要做新娘的千繪才只有十六歲,已經是寡婦的母親百合,也只有三十九歲。
    「她是處女,但她的母親一定也很好。她的後面大概還是處女。明治,你一
定有很多快樂。媽媽今後每天晚上要一個人寂寞的安慰著自己,還要忍受著聽千
繪美的鳴咽聲,真是悲哀啊!」
    「媽媽,我真的要生氣了。現在有什麼好嫉妒的。是媽媽要我和千繪結婚,
還興奮的說,要把她調教成妳喜歡的奴隸妓女。而且答應我和她的母親睡覺。」
    明治用淫邪的聲音輕輕說,也在餐桌下伸出手撫摸母親分開很大的大腿根。
    火熱的淫肉已經濕潤和充血,就是隔著三角褲也能感覺出陰核的脈動,這種
感覺引起明治的衝動。
    志麻的呼吸開始急促,好像很苦悶的皺起眉頭,也忘記這是什麼埸所,無恥
的把雙腿分開到最大限,挺出陰戶迎接兒子的手。
    「你真是壞孩子,你拿千繪給媽媽當玩具,而你自己卻去享受百合成熟的肉
體。你要敢拋棄媽媽,我要去扶輪社做那些用色眼看我的那些男人們的情婦,讓
你沒有面子。」
    拼命忍耐著快要洩出來的強烈性感,為嫉妒快要瘋狂的美麗母親,用火熱的
眼光凝視著十年前的一個夜晚,主動誘惑他,使他變成男人的最疼愛的獨生子。
    「只要為你的高興,多麼淫賤的事媽媽都能忍耐順從。但是明治,你要答應
不拋棄我。」
    英俊於酷的青年,看到幾乎要哭出來的訴說畸戀之愛的母親,露出厭煩的眼
光,臉上也出現冷笑。她自己促成這件婚事,還像年青的情夫提出分手的要求狂
亂的女人。
    可是為嫉妒和悲哀苦惱的美麗母親顯得更性感,引發明治虐待的慾望。
    「我怎麼可能會拋棄媽媽。今後媽媽還是我最愛的女人。」
    明治這樣用熱情的口吻悄悄說,手指找到騷癢勃起的肉芽用力揉搓。
    燈光很暗,母子這個角落裡四周的客人已經離開,也不用擔心有人聽到談話

    「啊!你好狠,在這種地方折磨我。好吧,媽媽相信你,但今晚馬上要給我
看到証明。」
    用濕潤的眼光帶著淫邪的熱情凝視著最愛的男人時,領班走過來。
    「夫人,訂好房間了。」
    「謝謝,太好了。」
    領班把房門鑰匙放在桌上離去時,明治在母親的香唇吻一下命令說。
    「媽媽,就在這裡脫三角褲。」
    剎那間在美麗的臉上出現羞澀的表情,但志麻立刻點頭,就在餐桌下面抬起
屁股,脫下黑紗的性三角褲交在兒子手裡。
    一直拼命抑制的淫液流到大腿跟上,咬緊嘴唇忍耐快美感的嘴唇微微顫抖。
    「媽媽,我們去刑房吧。」
    母子沈迷激烈的變態遊戲,大多是在家裡具備一切快樂設備的臥房,但最近
幾年為改變氣氛,每月有二,三次會利用T旅館新蓋的第三十八樓的蜜月套房。
    老路時被豐滿的大腿和火熱陰唇夾住的陰核發生脈動,全耳像觸電一樣痙孿
,從肉縫擠出蜜汁。這時候的志麻已經完全陶醉在走向刑埸的甜美感裡。

*       *        *        *        *        *        *       *

  在愛人們之間留戀,使虎狼年的妻子傷心之後,和年輕的愛人同居的丈夫,
絕望的志麻,在十年前的某夜變成心愛獨生子的情婦,變態的奴隸。
  當時在私立中學讀國中三年級明治的房裡,發現自己的沾滿精液的三角褲,
以及許多有裸女被綑綁的變態性慾的照片時,可以說志麻的命運已經決定了。
  被丈夫拋棄的可憐擁有成熟肉體的妻子,知道兒子對自己有祕密的熱情,一
方面感到驚慌,但一方面也點燃起無法抑制變態情慾的火焰。
  「把媽媽的一切都給你。」
  志麻在很大的鏡子裡,用自我虐待的眼光看自己,顫抖的手脫下洋裝和內衣
褲。
  出現赤裸的雪白肉體,已經一年沒有得到丈夫擁抱的肉體,連自已都感到可
憐。大聲鳴咽,無聊的用手指玩弄不能滿足的為性慾騷癢的陰核。
  「媽媽是被爸爸拋棄了。媽媽從今天起就要做明治的女人!」
  志麻到性高潮,看到鏡子裡淫亂的自己大叫。
  「讓媽媽變成這些照片裡的女人那樣吧。」
  這一天夜晚,濃妝艷抹,在有粉紅色蕾絲的高開叉三角褲上,穿同色的薄質
洋裝,讓明治先坐在丈夫的位置上,然後自己出現在明治的面前。
  「明治,從今天晚上起就讓媽媽做你的女人吧!你不是想要媽媽嗎?爸爸是
不會回來的,放心的和媽媽擁抱。現在一起去浴室,讓你仔細的看媽媽的耳體,
還可以給你撫摸。」
  站在茫然凝視母親的兒子面前,赤裸的志麻,為禁忌的情慾顫抖,但把艷麗
黑色恥毛下的花瓣用手分開,把女人的一切羞恥部分展露在兒子面前。
  「媽媽漂亮嗎?看媽媽的陰戶吧。也給我看你的堅硬的雞雞。從今晚起我們
二個人要盡情的相愛,你可以對媽媽做任何事情,就像你喜歡的照片上女人一樣
,綁起來折磨和性交!」
  用火熱的聲音說出充滿罪惡的求愛的話,同時志麻用顫抖的手指用力撫摸因
期待母子相姦,而脈動的肉芽,手指插入湧出蜜汁的肉洞裡,淫蕩的扭動屁股。
  「媽媽!我喜歡妳!又性感又美麗!」
  十五歲的美少年,因強烈的情慾聲音顫抖,抱緊下在 淫的美麗媽媽,不知
何時學會的,深深的吻,還伸出舌頭纏繞熱吻。
  「啊………媽媽也喜歡明治。摸我的陰戶吧。媽媽給你脫衣服。」
  強烈的快感幾乎使她昏迷,歇斯底里的發出鳴咽聲,志麻脫光兒子的衣服,
親愛的把年輕粗壯的肉棒握在手裡揉搓。
  唇和舌以及手指亙相愛撫,擁抱著走向浴室時,志麻已經洩身,發出淫浪的
哼聲。
  「啊………太美了………我的耳體快要溶化了………明治………讓媽媽給你
洗乾淨,會感到更舒服。」
  幾乎等不及關上浴室的門,志麻就跪在兒子的面前,在已經像成熟男人的勃
起肉棒上未上香皂慢慢揉搓。
  「真棒,竟然這樣粗大又硬。這個東西將要進入媽媽的陰戶和屁股裡,我會
喜極而哭的。」
  在志麻凝視兒子勃起的粗大肉棒時,就像洩身時一樣濃密的淫液流出來滴在
瓷磚地上。
  「真好,比爸爸的好多了。從今晚起這個東西是屬於媽媽一個人的了。媽媽
的前後和乳房,也都是屬於明治一個人的。」
  志麻說著用水把肉棒沖洗乾淨,開始伸出舌頭舔。
    「真好,比爸爸的好多了。從今晚起這個東西是屬於媽媽一個人的了。媽媽
的前後和乳房,也都是屬於明治一個人的。」
    志麻說著用水把肉棒沖洗乾淨,開始伸出舌頭舔。
    從小學生的時後,就對美麗的母親懷著異常情慾的魔心少年,抓住媽媽的散
亂頭髮,向前挺動年輕的肉棒進入到根部,享受母親用嘴的愛撫。
    然後像叫春的野獸一樣發出吼聲,但他說出來的表示快感的話,還是觸發志
麻母性本能的,可愛十五歲的少年說出來的話。
    「啊………太好啦………媽媽………我快要射出來了………」
    聽到明治急迫的聲音,志麻急忙從嘴裡吐出脈動的肉棒。
    「不行,還要忍耐。要等到上床以後。現在要先洗澡,讓你仔細看媽媽的身
體。」
    志麻的聲音也因奮而沙啞。
    明治躺在浴缸裡時,志麻在沖洗器裡裝上溫水和香水,站在兒子的面前分開
雙腿。
    「你看,在和心愛的男人性交前,用這個東西清洗前面和後面的洞,這是女
人的禮貌。媽媽要用乾淨的身體做你的女人。」
    志麻用這樣甜美的聲音悄悄說完,就用手指分開沾滿蜜汁的陰唇,把很像小
形陰莖的沖洗器管嘴,用自我虐待的樣子插入膣口裡,抓緊裝滿洗滌液的膠帶。
    溫暖的液體進入時,使火熱的子宮感到爽快,志麻忍不住發出淫亂的聲音。
    「啊,真舒服。對媽媽的身體感到滿意嗎?你說,是不是馬上想幹啊。」
    連妓女都不會說的話,毫不顧忌的從志麻的嘴裡說出來。
    異常好色的丈夫,對新婚的志麻就要求在臥房裡使用淫蕩的話。志麻本來是
很內向的女人,對性交也很淡薄,可是丈夫要求她要像妓女一樣。
    志麻把豐滿雪白屁股對著兒子向前彎下去,毫不保留的露出菊花蕾和花園,
把重新裝滿洗滌液的管嘴刺入後門裡。
    和丈夫是感到那樣痛苦的肛交,現在覺得迫不急待而且心裡非常興奮。
    如果能像現在這樣淫蕩和順從,丈夫大概也不會拋棄志麻去找別的女人。
    「媽媽的屁股真美。我每次看到媽媽起的乳房和和扭動的屁股,每一次都會
硬起來。」
    「真是壞孩子。就那樣興奮的弄髒媽媽的三角褲嗎?現在不用那樣了。因為
媽媽已經是你的女人了………」
    清洗的動作結束時,母子就在寬大的浴缸裡面對面的坐下,彼此用手指提高
對方禁忌的情慾,志麻還忍不住第二次洩出來,抱緊兒子的身體鳴咽。
    擦乾身體,赤裡的亙相無摸陰戶和肉棒,擁抱著走進媽媽的臥房,志麻就讓
兒子躺在圓形的雙人床丈夫的位置上。
    「阿明,你和別人性交過嗎?媽媽是第一次嗎?你要說實話。」
    「媽媽,我是第一次。只是看那些照片,心裡想著媽媽美妙的裸體手淫,射
在媽媽的三角褲本而已。
    我看過幾次,妳和爸爸性交,或在浴室裡媽媽自己手淫的樣子。那時我恨得
幾乎想殺死爸爸,不能原諒耳丟下媽媽去找其他女人的爸爸。」
    「原來你是這麼愛媽媽的。對不起,以前讓你一個人著急。可是從今晚起,
媽媽要用身體給你補償。」
    志麻激動的哭著壓在兒子的身上,握緊火熱的肉棒,用龜頭在流出蜜汁的肉
縫上摩擦,同時貪婪的接吻。
    「媽媽,和爸爸以外的男人幹過嗎?」
    「沒有。我的男人只有爸爸和你。現在媽媽把把一切教給你吧。」
    志麻這樣悄悄在明治的耳邊說完,就在兒子的臉上無恥的分開雙腿露出陰戶
,施展丈夫教她的一切淫蕩技術,用雙手愛撫兒子的肉棒,伸出舌頭舔從馬口流
出的潤滑液,把龜頭放在嘴裡吸吮,也在緊縮的肉袋和陰莖上舔。
    明治火熱的呼吸噴在大腿根上,從肉洞流出大量蜜汁,充血勃起的敏感陰核
更開始騷癢。
    讓自己的親生兒子看到丈夫都沒看過的淫亂模樣,陶醉在異常的興奮裡。可
是志麻對自己的行為一點也沒有感到反常。
    「你不要只顧看。要舔媽媽的陰戶,讓媽媽洩出來。在那肉芽上舔和咬,把
手指擦在裡面攪動,用力也沒有關係,你也射在媽媽的嘴裡吧………」
    鳴咽著不停說出淫亂的話,同時想起白天在兒子房裡看到色情圖片上的女人
,使志麻更興奮。
    丈夫也有幾次想用腰帶和絲襪把志麻的雙手綁在背後性交,但志麻每次都拒
絕。氣氛弄壞後就不能和丈夫性交,只好自己流著熱淚,用手指撫摸自己的花蕊
,現在那種情景又出現在腦海裡。
    現在不得不承認,讓丈夫投入別的女人的懷裡,是當然的結果。
    當明治火熱的嘴唇和舌頭舔到花瓣,吸吮充血勃起的陰核,插入肉縫裡的二
根手指開始挖弄時,志麻發出淫蕩的聲音瘋狂的扭動屁股,用力吸吮年輕的肉棒

    (你………原諒我………是我錯了,我現在只有做明治的奴隸,墮入女人的
地獄裡,我待你只能做到這樣的補償和長示歉意。)
    志麻的心裡這樣想,可是禁忌的快感充滿在他的肉體裡。
    美麗母親的強烈快感,好像是隨著鳴咽和急促的呼吸傳過來,明治的膨脹到
極限的龜頭,也在志麻的嘴裡猛烈的跳躍。
    (阿明!射吧!把你又熱又香的牛奶給我喝吧!)
    就好像母親無聲的希望傳到明治的耳裡,抱緊雪白豐滿屁股的雙手抓緊嫩肉
,把騷癢膨脹的陰核咬緊。
    這是三十五歲的志麻第一次嚐受到的被虐待的痛苦快感。
    掉入淫慾地獄的母子,擁抱在一起熱吻,長時間的享受禁忌的快樂。
    「阿明,好不好?這樣好的媽媽還是第一次。」
    已經開始恢愎勃起的肉棒,志麻用疼愛的口吻說著用手撫摸,是上床一小時
後的事。
    「我也是那樣,媽媽有沒有快要昏過去的樣子。」
    甜美的蜜語和火熱的視線,使沾滿淫蜜的花唇蠕動,也使火熱的子宮收縮,
陰核也更充血堅挺。
    以前和丈夫性交時,只要洩出來一次,就會想睡覺。但這一天晚上就像換了
一個女人一樣,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是淫亂又貪婪的女人。
    「媽媽真高興,你這樣愛媽媽。我會讓你更舒服,讓你用自己最喜歡的方法
。」
    志麻一面撫摸兒子勃起的肉棒一面悄悄說。
    明治的手指也不像第一次那樣的巧妙,熱情的愛撫勃起的肉芽和火熱的陰唇

    「你說吧,無論多麼無恥的姿勢我都願意做出來,快點吧,媽媽又快要洩出
來了。
    志麻無法控制自己說出淫蕩的話,以及下意識的扭動屁股,這樣向兒子哀求
禁忌的交媾。
    「快來性交吧。媽媽的身心都已經獻給你,是你的奴隸。明治,你隨便弄吧
。」
    實際上志麻很想像色情書那樣,用繩子綑綁吊起來,或綁在柱子上用皮鞭抽
打乳房和肚子,或用手拔陰毛,或用針刺陰核後強姦。但還是沒有辦法從嘴裡說
出來。
    在明治的眼睛裡增加凶暴的光澤,使志麻興奮的期待。
    「媽媽,來吧。我要狠狠的凌辱。妳站在鏡子前面讓我幹吧。」
    變成淫獸的少年,粗暴的從床上把母親拉下來,還一面玩弄乳頭和陰戶走到
掛牆上的大鏡前。
    「羞死了,還是在麻上吧。」
    「媽媽,要對著鏡子手淫,也要玩弄我的雞雞。」
    為性慾瘋狂的淫獸,毫不留情的發出命令。
    「不要,我要用你的堅硬肉棒洩出來。」
    志麻啜泣,露出本性向兒子哀求,但也無法抑制看到自己手淫是什麼樣子的
異常願望。
    「媽媽,快點弄。不是答應我說的任何話都聽嗎?」
    兒子用火熱的聲音悄悄說,在雪白的脖子上舔,撫摸豐滿的屁股,挖弄屁股
的菊門要求手淫。
    「好吧,雖然難為情,但我會玩弄那裡給你看。我會用力扭動屁股淫蕩的揉
搓陰核,就是爸爸也從來沒有看過我這種樣子。」
    志麻的聲音因為異常的興奮,和悔恨變成歇斯底里,丈夫也曾經想看志麻手
淫的樣子,但她始絡拒絕。
    沒有給丈夫看過的淫蕩行為,現在要呈現在兒子的眼前,志麻用痛苦的淚水
詛咒命運的捉弄。
    用顫抖的手指在充血勃起的肉芽上用力揉搓,左手握緊豐滿跳動的乳房,食
指在硬的乳頭上摩擦時,很自然的扭動起屁股。
    「媽媽,我相信妳。因為妳不能做床上順從的奴隸,所以別的女人才會把爸
爸搶走。我很感謝爸爸,因為這樣媽媽才會成我的女人。
    從現在起我要把媽媽訓練成我最喜歡的淫蕩的女人。現在還要摸屁股的洞。
要一心一意的做。」
    少年好像真的虐待狂一樣,冷酷的向為羞辱流下眼淚美麗的媽媽發出命令。 
    大概是從色情的書,或錄影帶學來的,對一個還沒有性交經驗的少年而言,
是相當充滿信心的虐待狂的演技,使志麻陶醉在甜美的被虐待感裡。
    就是反抗也不會用暴力的丈夫,可是面前的兒子可能會用暴力給她痛苦,也
要讓她服從吧。志麻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迫切嚮往,以前是那樣的屈辱和痛苦

    「媽媽,我有皮鞭,乳房和陰戶被打的羞恥和痛苦,會難過的快要瘋狂。」
    冷酷而淫邪的充滿情慾的聲音灌入耳裡,使灼熱的子宮猛烈收縮,溢出大量
的蜜汁。
    (他有誰的血統。他是魔鬼的孩子,是我瘋狂的人!)
    志麻在心裡這樣大叫,可是還會揉搓充血的陰核,用手指挖弄火熱的淫門,
也用手指插入肛門裡,在仍屬於處女地的地方抽插。
    下意識的使豐滿的乳房和屁股扭動,禁不住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出興奮的話。
    「我會很聽話,所以不要用皮鞭,看我已經這樣扭動屁股了。啊………真好
………陰核和子宮都快要破裂了………我愛你……比爸爸更愛你………啊………
…真好………我可以洩出來了嗎?看我流出淫水的樣子吧。」
    志麻對子宮深處冒出來的強烈快感,忍不住說出淫穢的話,發出亂倫的誓言
洩了出來。
    淫門和肛門用強大的力量夾緊手指,流出難以相信的大量淫汁。痙攣的身體
以屁股做中心,向四面八方搖擺,把淫蕩到極點的模樣暴露在兒子的面前。
    「妳這個淫亂的女人,這樣快就洩了,不過媽媽洩出來的時候,那種表情真
好看,以後每次在做性交前一定要手淫給我看。從明天起要用繩子和皮鞭,把媽
媽訓練成賣淫的女人。」
    發出嘲笑般的聲音,抱緊還在顫抖的母親美麗的肉體,貪婪的狂吻,玩弄還
在勃起的陰核。
    「媽媽,我愛妳。妳的乳房和屁股,陰戶和後面的洞都是屬於我的。又硬又
敏感的陰核太美妙了。媽媽很舒服了吧,是不是想更淫浪的瘋狂?」
    「啊………我水要洩出來了!求求你快點性交吧。」
    對於又產生的強烈的快感忍不住這樣哭叫著,雙手握緊硬肉棒,墊起腳尖扭
動屁股想要肉棒進入陰戶裡。
    「明治,快插進來,媽媽已經等不及了。」
    「原來媽媽是這樣淫亂的女人,好像真的沒有見到雞雞了,我要給你插進去
,要用力扭動屁股,現在來了。」
    隨著一聲冷笑,抓住為性慾狂亂的母親的屁股,殘忍的猛烈插入。
    「太兇了!好痛………陰戶快要裂開了………但沒有關係………我快要瘋了
。」
    摩擦到子宮口和火熱淫肉的龜頭帶來的快感,用扭動屁股做回應,因為強烈
的快感志麻吊起毛喜極而泣。
    比那個曾經用習慣的丈夫的東西,還要大上一圈,而且充滿邪惡的年輕活力
的肉棒,隨著猛烈的抽插,愈來愈硬,在纖弱的淫肉和子宮上產生強烈衝擊,逼
得志麻忍不住又發出嬌柔的哭聲。
    受兒了姦淫的罪惡意識,將志麻的異常快感達到病態的昂奮,不停的流出大
量淫汁。
    「好………還要用力!吻吧………咬我的乳房!啊………」
    志麻拼命的抱緊兒子,同時自己的頭向後仰,這樣洩了以後,屁股還在下意
識裡不停的扭動。
    就這樣告訴自己,一直到淫液的泉源乾涸昏迷為止。無論幾十次也要洩出來
,那樣才是對丈夫的補償。
    當明治抓住一隻腳把腿高高舉起,更猛烈插入時,志麻發出鳴鳴的哭聲,為
求更大的快感瘋狂的扭動屁股。
    「啊,太好了………你還不能射出來………還要用力………好………讓媽媽
更痛苦的洩出來吧!」
    更猛烈的每一次抽插,就好像要頂破子宮口,年輕肉棒的攻擊便志麻呻吟,
不停的說出淫浪的話和求愛的動作。
    (我已經被丈夫拋棄了,而且和自己的兒子性交,竟然無恥的淫亂………)
    想到自己的淫賤和罪惡,性感就更熱烈,淫門猛烈收縮夾緊兒子的肉棒。
    「啊………媽媽陰戶真好………我也很舒服………受不了………」
    美麗的母親和英俊的兒子,在禁忌的快感中亙相擁抱,強烈痙攣時就在深深
的結合下,同時達到性高潮的頂點。
    「阿明………媽媽真幸福………」
    「媽媽………我愛妳………」
    二個人亙相表示熱愛,變成男人和女人的母子,就這樣繼續擁抱,滾落床下
的地毯上,也長時間擁抱不動。
    到第二天晚上,濃妝艷抹穿上性感的內衣扮成妓女模樣的志麻,自己要兒子
綑綁,用皮鞭打自己的乳房和屁股,最後讓兒子姦淫肛門。
    那種甜美而痛苦的經驗,使隱藏在志麻肉體深處的被虐待的慾望甦醒,使禁
忌的歡樂更升高,成為無比美妙的春藥。
    尤其是一面用皮鞭抽打乳房和屁股,一面用手指粗魯的玩弄陰核,手指在淫
門和肛門裡旋轉的方法,新鮮而性感。
    粗麻的繩子陷入肉裡的感覺,也使志麻產生異常的陶醉與昂奮。而明治也被
母親表現的淫亂模樣,刺激的更兇惡。
    第二天就知道彼些有變態嗜好的母子,就用更強烈的亂倫的熱愛緊密的結合

    第三天的黃昏,等不及明治從學校回來,用手指和假陽具安撫陰戶病態的騷
癢感時,志麻的月經提早一星期來臨。這件事造成二人之間的絕對性主人與肉奴
隸的關係。
    母親說只有在月經時不要性交,可是明治毫不留情剝光母親的衣服用繩子捆
綁,暴露出沾上血的性器,一直用皮鞭打到服從為止,還要母親主動的提出禁忌
的性交。
    想到沾滿經血的污穢陰部暴露在兒子淫邪火熱的眼光下,羞恥感引起更強烈
的激動,使出血量比過去的任何時候都多,明治和志麻的慾火也異常熱烈,二個
人都沈迷在性慾的波濤裡。
    在皮鞭的抽打下就洩事,這一夜也是第一次。
    為志麻發出屈服的慘叫聲,在豐滿的乳房和屁股,雪白的肚子和大腿都留下
鞭痕紅腫。
    明治把器泣的母親捆綁推倒在床上,猛烈刺入沾滿血的肉門裡,姦淫到男女
的精力完全消耗盡為止,二個人的下體和床單都染成紅色。
    大約經過一個月,二個人的性交模式大致決定。
    在家裡不能穿三角褲和乳罩,只有月經時才能穿月經褲和衛生棉。
    每一天晚上志麻必須要跪在地上用淫靡的話請求性交,在性交前要擺出淫蕩
的姿勢暴露出陰戶。
    當和道使敏感的女人肉體受到羞辱和痛苦時,就能異常提高二個人的情慾和
快感,增加肉體的感受性時,志麻只要看到繩子和皮鞭,下體就會火熱的濕潤,
陰核就會勃起,徹底的變成被虐待狂的奴隸。
    因為不相看到丈夫,不再去公司的企劃室,過去每週去二於的時裝方面的工
作,也請職員拿到家裡來處理。
    住在原宿的豪華公寓裡,丈夫和三名喜歡的愛人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可
能是為明治的關係,始終都不肯離婚。
    另一方面和心愛的兒子迷上亂倫之愛的志麻,每一天都沈迷在甜美的刺激和
罪惡感的意識裡,過著靡浪的情慾生活,一絲後悔的念頭也沒有。
    成為明治的奴隸後第七個月時月經停止,知道懷孕後母子的病態淫情更升高
。明知肚子裡的孩子的父親是誰,但變成每天晚上淫邪折磨的藉口,使虐待與被
虐待的美妙滋味更濃厚。
    「媽媽!是誰的孩子!快坦白說出來!」
    「相信我………是你的!媽媽已經沒有和爸爸,也沒有和其他男人性交,現
在完是你的女人。」
    每天夜晚在臥室裡火熱的演出這樣的戲劇,一直到志麻忍受不住痛苦做出虛
偽的坦白為止。
    肚子有裡了兒子的種子,這種罪惡意識使志麻的身心產生無比強烈的被虐待
慾望,也促使明治採取無止境的虐待行為,每天晚上二個人都演出充滿刺激而淫
亂的淫戲。
    「饒了我吧,是公司的男人。他在酒裡永了安眠藥,在旅館裡把我強姦了。
我發誓絕不會再和那個男人性交。處罪我吧,折磨媽媽到流產為止………」
    受到辱罵,被兒子腳踢,用皮鞭抽打,哭著在地上打滾,還故意展露出流出
淫蜜的濕淋淋的陰戶,然後說出通姦的男人的名字。幾乎每一天晚上都演出這樣
的連續劇。
    「快插進來吧!我要用陰戶補償罪過。」
    然後像母狗一樣在地上爬,又被綁起來,毫不留情的插入肉棒折磨淫門和子
宮,還要說出對方的男人用什麼姿勢,用什麼樣的技巧姦淫。
    男人的名字每天晚上都改變。如果那個男人是父親,明治就會嫉妒的異常瘋
狂,就會拼命的折磨母親。
    「爸爸的肉棒和我的肉棒,比起來誰的好?是我的又硬又大吧。為什麼他拋
棄了你還要和他性交!」
    想到十五年來任意玩弄母親的肉體,就對父親產生強烈的嫉妒和憎恨,但這
種樣子也使志麻陶醉在變態的快樂裡,身心都完全麻痺。
    也沒有流產,就這樣很快過去三個月。
    到第四個月的月半才去做人工流產,同時也瞞著明治到整型外科做縮小膣口
的手術。
    手術後出院的夜晚,明治對母親像處女般的窄小陰門不停的發出感嘆的哼聲
,志麻也像處女一樣感受新鮮的快感,就這樣一直糾纏到快要昏迷為止。
    一直到四十歲的五年時間裡,志麻懷孕三次,每一次都更增加淫亂的程度,
和被虐待狂的性格。

**********************************************************************

    在著名的私立高中,全學年都在前十名的明治,考上T大學工學院成為新鮮
人時,志麻還遇到女裝店「西摩」的老闆娘吉崎夏代。
    因為明治對女人的內衣強烈的執著和熱愛,所以志麻走遍東京所有著名的內
衣店,最後來到最近新開張的「西摩」
    拿起法國製的有蕾絲邊的性感三角褲欣賞時,耳邊聽到性感而甜美的聲音。
    「妳不是宮阪太太嗎?」
    志麻驚訝的回頭時,看到曾經是丈夫的公司的競爭對手公司的女性販賣部課
長,也有一個時期是丈夫的愛人的夏代,眼睛露出濕潤的笑容。
    「聽說妳也和他分開了。可是看妳關心這樣性感的內衣,一定是有情人了。
妳現在真美。對方是年輕的男孩吧。說起來妳那英俊的兒子也該上大學了吧?難
道是………」
    在沒有其他客人的店裡,夏代的大眼睛在燈光下發出妖豐的光澤。
    志麻的臉紅到耳根,驚慌的把視線移開。
    「好像我說對了,能和兒了性交,真叫我羨慕,如果我有英俊的男孩,我也
會要求做愛的。這個三角褲是今天才進貨,妳的寶具兒子一定會迷上的,來,試
穿吧。還有全套的乳罩和襯裙。」
    夏代用性感的聲音在志麻的耳邊說,然後摟著輕微反抗的志麻的腰,強迫的
把她拉到後面去。
    拉開試穿室的門簾進入裡面時,夏代比男人更粗魯的擁抱志麻熱吻,右手在
裙子上撫摸恥丘和肉縫。
    「真香的嘴唇和舌頭。妳是用這裡把兒子的東西用硬了吧。說實話我是同性
戀,很早想就和妳做愛了,快全脫光讓我看看妳美妙的肉體和屁股,和成熟女人
的肉縫。」
    完全暴露出情慾,用火熱的聲音說完,妖艷的魔女又抱緊志麻,貪婪的吸吮
舌頭,一隻手進入裙子下面,拉開三角褲的褲襠。
    原來已經濕淋淋了。而且陰核也硬起來了。用肉棒粗魯的插入那裡摩擦,不
如把炎熱濕潤的地方亙相緊緊貼合,同時吻遍全身會更美妙。妳就順從的做我的
女人吧。和女人有外遇,妳的寶具兒子也不會嫉妒的。
    夏代的美妙動作和產生的感覺,使志麻很快著迷,身心都充滿對淫樂的期待
,用顫抖的手開始解開洋裝的鈕釦。
    從外面傳來年輕女店員招呼客人的可愛聲音,變態的與奮使子宮火熱的騷癢

    「好吧………隨便妳,反下我是兒子性的淫亂無恥的女人。」
    用自暴自棄的口吻說著把衣服脫下去時,同性戀的男角在面前看著說。
    「妳的嗜好還不錯,可是做為成衣公司董事長的夫人還不夠完美,妳一定要
穿我這裡最高級的性感內衣,妳兒子的肉棒也會更堅硬。」
    穿上淺黃色為主的襯裙、乳罩和高開叉的三角褲,能透明的看出屁股和陰毛
的黑影,比男人用更火熱的眼睛看的夏代,說話的聲音已經充滿慾火。
    「妳的身體比我想像的還要好。讓妳做寶具兒子一個人的玩具太可惜了。我
要把妳訓練成男女兼用的被虐待狂,做秘密俱樂部的奴隸。現在把這些內衣都脫
了吧。」
    夏代打開試穿室裡的上下燈光,照攝志麻完全成熟的肉體。
    志麻已經異常勃起陰核的騷癢感感到興奮,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迅速脫去襯裙
,以及乳罩和三角褲。
    「妳的乳房和屁股還有腿都很美,陰毛的長像也無話可說。成熟女人的魅力
可以給妳一百分。現在快把濕淋淋的花瓣拉開,讓我仔細看看陰核。」
    在豐滿的屁股和大腿後面,仍留下昨天晚上的鞭痕,夏代的手在那裡輕輕撫
摸。志麻發出輕微的哼聲,用雙手拉開陰唇。
    「志麻,妳的東西偏向上的。陰核也很硬,好像很敏感。妳自己玩弄到洩出
來為止,讓我看看清楚。」
    夏代在志麻的耳邊冷酷的輕輕說,然後捏住凸出的乳頭,把食指深深插入肛
門裡,在微微顫抖的雪白脖子上熱吻。
    「妳要乖乖的弄,不然用的不只是皮鞭。我現在的男人是無情的虐待狂。被
他玩弄那裡的女人都會哭著說生為女人的不幸。他現在就在鏡子的後面看妳的美
妙乳房和陰戶,快自己弄吧。」
    夏代的手掌用力的打在志麻的乳房上。
    「夏代………饒了我吧………不要讓男人來玩弄我………我要和妳做愛……
…」
    志麻這樣哀求,更是看到夏代妖艷而冷酷的嘲笑,以及想到透過鏡子對她做
視姦的男人時,無法克制自己變態的情慾。
    「當然我會先和妳做愛。先教會妳同性戀的方法,讓妳知道陰戶都快要溶化
的滋味,最後才用我的手把他的巨大肉棒給妳塞進去。偶而和其他男人性交,讓
妳的寶具兒子嫉妒,就會迷上妳了。」

ambushers2003 2008-6-6 08:12 AM

good artcl

good story i like

k83293 2009-6-9 02:23 AM

大大感謝 您的辛勞 文章鋪陳高潮迭起 肥水不漏外人田 真夠香豔刺激讓人欲罷不能 只是太短了壹點 衷心期待新文章或者續集 GOOD THANKS|y07| |y07|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少年從母親的蜜穴第一次知道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