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妹妹 作者:堅果餅乾 『完』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38 PM

妹妹 作者:堅果餅乾 『完』

[size=2][font=Georgia]      妹妹有三種:

        第一種叫『咩咩』,通常指那種未成年很可愛的小女娃兒;

        第二種叫『妹妹』,就是小時候跟在屁股後面,長大了還要照顧的自家小妹;

        第三種叫『美眉』,顧名思義泛指五等親外適宜欣賞可以追求的女性,用英文來講,就是『available』。

                還有一種介於三者模凝良可間的關係,我們稱為『乾妹妹』。

        不管是送禮自用兩相宜,或是嘴裡嚷嚷著希望有個女孩來疼的理由,多加了一個

    『乾』字,就像是把所有的事情合理化的一項最佳方法。

        總之,那是一個炎熱的夏日午後,懶洋洋的靠在窗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高中死黨聊著天,說些沒營養卻又非說不可的閒話。

        「喂,妳當我妹妹好不好!」他從窗後突然探出身來,在頭頂上形成一個頗大的陰影。

        「阿,什麼?」不習慣跟人這麼靠近的我,皺了皺眉,往走道挪了挪椅子。

        「我說,妳當我妹妹好不好?」他有耐心的看著我,微笑的又說了一遍:

        「妹妹,懂吧!」

        「喔,好阿。」無意識的回了他的話,反正高中生什麼都沒有,就是閒扯淡的功夫多的是。

        要是以為這樣無裡頭的開頭能夠嚇到人阿,那未免也太瞧不起在公車上也能跟不認識的人聊的天花亂墜的功夫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喔!」他興奮的宣佈著:

        「那妳從今天開始,就是我的妹妹囉~~」


        「喔。」回過頭不理他,反正愛活蹦亂跳的她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這種事鬼才會放在心上勒。

        不過,事情的發展,並不是這樣就算了!

        簡而易之,從那天開始,我就真的變成了他的『妹妹』。[/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40 PM

[size=2][font=Georgia]        他是誰?

        他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學,從分班起就好死不死的老是排到坐我附近的位置;

        前面、後面、左邊、右邊,就差沒跟我『一人坐一半,感情不會散』了。

        相較於總是懶的主動的我,對於總是主動來哈拉的他,就這麼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好朋友。

        或許,用『好朋友』來形容我們之間的關係,的確曖昧了些……

        雖然在認識之初,他就一直對迷糊又大而化之的我蠻照顧的;比起在家當了16年老大的我,還真有那麼一點當大哥的架勢。

        老實說,有時還蠻感慨不是身為親生的妹妹呢!

        自從當了他的『妹妹』之後,這樣的情況似乎比之前的關心,又多了一份親暱。

        不成熟的感情,或許是因太年輕而不懂得把持收斂,總是有亂了陣腳的一天。

        高一還沒同班之前,他就已經有一個同班嬌小可愛的女朋友,聽說他還是在眾多追求者中激烈競爭下好不容易才脫穎而出的呢!

        說到這個人見人愛的女孩,人長的漂亮又溫文有禮不說,更難能可貴的是多了一份細膩體貼的心思,這對於現在的女孩子來說,簡直是可遇不可求的稀有動物!

        就算後來分了班,她也很溫馨的每天幫他準備著愛妻便當,變換著不同的菜色,到了午飯時間就開開心心的拎著蒸好的兩個便當,腳步輕快的跑到我們的教室裡探頭張望著;就像是典型戀愛中的小女人迫不及待的想跟群世界宣佈她的幸福一般,公告著他們的交往。

        之於她,我們也是互相認識的,雖算不上是熟稔的朋友,但也算是跟他有著親密關係的兩個人。

        或許是近水樓臺,他是公認有家室的人,卻也不可免俗的跟著尚稱合得來的我一同參加著社團、校內競賽、科學展覽,甚至連當幹部都是一個班長一個副班長、一個服務一個衛生的密不可分,簡直就像是生命共同體般的話不開似的。

        在女生當男生一樣用的自然組班級,這樣的單純的革命感情多的是,就像是小時候不分性別的好朋友一般和善有好的相處著。

        或許,錯就錯在我們不該是一男一女……

        這樣的感覺,就算天知地知,會相信的,也只有他知我知罷了![/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40 PM

[size=2][font=Georgia]       「她跟我抱怨我老是跟妳一起參加活動,真不知誰才是我的女朋友!」

        星期六的下午,我們坐在學校假山的池塘旁,等待實驗的同時窮極無聊的撥著午餐剩下的頻果麵包餵著池中的魚群。

        看著一群於為了幾片麵包碎屑都可以搶的你死我活的,看在撥麵包的學生眼裡,總是有著說不出的有趣和興奮。

        「唉,女生就是怪,老愛疑神疑鬼的。」看我不回答,他又補充了一句。

        「喔,那我們應該保持一點距離啦。」畢竟大家都是女孩子,就算沒經歷過戀愛,也能體會那種心情。

        「才不勒!」他倏然的站起,大聲的說:

        「妳是我妹,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幹麻保持距離啦!」


        「笨蛋!」我悶亨一聲,走到幾步遠的石頭旁,蹲著看蝌蚪。

        「幹麻罵我笨蛋!」他不服氣的跟上來:

        「我又沒說錯,又不是交了女朋友連朋友都不能繼續當了。」

        「所以我說你是笨蛋!」翻了翻白眼:

        「你還是多聽聽我的拉,不然總有一天出問題別說我沒先講。」

        「不會啦,妳想太多了。」說著就一把拉起我,指指TIMER說道:

        「20分鐘到啦,我們要去收SAMPLE了。」

        想太多嗎……

        我想不是的。[/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42 PM

[size=2][font=Georgia]        老藉著進補之名,在冬天馳聘著口腹之欲的結果,換來的,就是腸胃炎外加在重要的期末考前夕請假一天。

        生病請假是很無聊的,尤其是什麼都不能吃的腸胃炎;躺在床上看著滿櫥櫃的零食卻只能硬生生的吞嚥著毫無味道的白稀飯,對一個16歲的高中生來說,真是人生一大酷刑!

        轉著遙控器,換來換去還是重播連續劇的三台,還不如到學校去跟同學在課堂上丟著紙條來的有趣。

        『鈴鈴鈴!』電話鈴響起,不耐的起身去接電話,想是辦公室的老媽又來叮囑不准亂吃東西了。

        「喂,我是姊姊,我很乖在家修養,沒有亂吃東西!」

        接起電話披頭就是一串制式的回答,反正也沒別人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所以百分之九十九一定是我的寶貝老媽!

        在家老媽都叫我姊姊,聽說是小弟出生時為了幫他區別每個人的叫法而發明的;久而久之,當老媽要我乖乖聽話懂事點的時候就會叫我『姊姊』。

        「哈哈,妳很有精神嘛!」電話那頭傳來的竟是那幾百年才會突發一次的百分之一機會,是他!

        「還姊姊勒,明明就是我妹嘛」,他爽朗的笑著說:

        「做哥哥的在學校打電話關心妳有沒有感動阿?」

        「感動個頭啦!」我沒好氣的回答著,跟病人開玩笑是最惡劣的幽默,連這都不懂,還敢說不是笨蛋!

        「唉憂,這麼有精神的話我這個做哥哥的就不用擔心囉~~」

        「你夠囉,打電話來到底要幹麻啦!」

        「我是真的擔心妳阿,妳到底生什麼病阿,這麼嚴重不能來上學喔?」嘮叨中透出濃濃的關心,坦白的問句還真讓老是裝酷的我彆扭了起來。

        「沒什麼啦,腸胃炎啦!」

        「腸胃炎喔,那妳只能吃稀飯喔,不要在吃些有的沒的,那些零食也不准亂吃喔,還有只可以喝白開水,飲料什麼的也不要亂喝阿……」

        「拜託」,我沒好氣的說著:「你真的很像我媽,囉哩八嗦的。」

        「我不是妳媽」,對於我這張損人不利己的口像是習慣了一般,話筒彼端傳來他寬大的微笑:「我可是妳哥,關心關心妹妹也是應該的阿。」

        「說的像是真的勒!」我笑著回答著。

        「對阿,本來哥哥就應該照顧妹妹的阿,尤其妳還是我好不容易認來的妹妹。」他認真的說著,到讓在家的我不由得臉紅了起來,還好沒有映像顯示畫面,不然這臉可丟大了!

        遠遠的,傳來了上課的鐘聲,放軟了語調說著:

        「鐘響了,你還是回去上課吧!」

        「恩……」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他平穩的說著:

        「那妳好好休息喔,明天記得來上課,我會幫妳準備好消化的午餐的。」

        「好啦,那掰掰囉。」

        「恩,掰掰,晚上在打給妳喔。」

        午餐阿,自己的午餐都要別人打理了,還要幫我準備,那這個冬天不都擺脫不了腸胃炎的糾纏了嗎,恐怖喔~~[/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44 PM

[size=2][font=Georgia]       雖不想上課,第二天還是乖乖到了學校。

        因為腸胃不適的緣故,還跟媽媽特地商量別帶便當了,讓可憐的消化系統休息一天。

        午餐時間趴在桌上,正準備小睡片刻的同時,他卻拎著便當大剌剌的坐在我的前面,小心的把便當打開,把菜一樣一樣分類放在便當盒的蓋子裡。

        「你幹麻阿?」看著他的動作,我狐疑的問道。

        「我把菜分好給妳吃阿」,邊說還邊忙碌著手上的動作:

        「這些麵筋海帶的應該都蠻好消化的,多少吃一點。」

        「可是……」望著熟悉的便當盒,說出了我的疑問:

        「可是這不是大嫂幫你做的愛妻便當嗎……」

        「對阿,我昨天特地打電話叫她準備一些好消化的菜阿。」排好了菜,他滿意的看了看,拆開了免洗筷遞給一臉呆滯的我。

        「那你的便當勒?」對阿,那我吃了……他吃什麼?

        「這就是我的便當阿,快吃吧。」

        「這樣不好吧……」遲疑的握著筷子,心裡有著說不出的不安穩:

        「這是大嫂幫你帶的便當……」

        「有什麼關係,她今天中午班上有事,反正妳也吃不多,我分妳一點沒差啦!」
    說著又拆開另一雙免洗筷的套子,撥弄著飯盒蓋裡的菜:

        「快吃吧,應該不錯吃的!」

        「不好啦……我還是不要吃啦……」我猶疑著。

        「不會不好啦,吃啦吃啦。」他催促著面前的我,我卻不知該不該舉起筷子;畢竟,這是她為他每天費心準備的便當呢,而且還不知道他有沒有跟她說要分我吃的前提下做的。

        尤其……她還質疑過我們的關係!

        於情於禮,身為一個女生,我都覺得不妥……

        「快吃啦,不然就冷了喔。」

        他夾起菜放進嘴裡的同時,我不經意的朝教室的前門望了過去,卻驚訝的看見淚流滿面的她!

        她就站在那裡,手上還捧著一罐純喫茶紅茶,臉上……淌著兩行清淚,不止。

        我嚇的把筷子掉到地上,在她的眼中,似乎傳達出『背叛』與『欺騙』這樣的責怪和羞憤。
        「怎麼啦?」看著我手抖的厲害,他笨拙的向窗外望過去,看到了她轉身而跑的背影:「她怎麼啦?」

        「來也不進來跟我們坐一下,班上的會開完了喔?」

        「笨蛋!」我緊張的把他一把拉起,不顧全班眾目睽睽之下把他推出了教室,指著那個越來越小的身影說:「還不快去追!」

        「追什麼阿?」咀嚼著麵筋的他還真像少一跟筋般的無辜的望著我:

        「飯還沒吃完!」

        「吃你的頭啦,早告訴你不要給我吃咩!」氣極的對他大吼著:

        「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阿,她誤會了啦,還不快去解釋!」

        「唉呦,拜託……」甩開我的手,一附被人辜負的樣子理直氣壯的說著:

        「你們女生怎麼老愛這樣,指不過吃個便當嘛。」

        「這不是一個便當的問題」,我執著的推著他前進:

        「你去跟她解釋,然後好好的道歉啦。」

        「不要!」他固執的想往教室裡走:「這簡直太無理取鬧了啦,妳是我妹妹為什麼不能一起吃?我才不要無緣無故的道歉勒!」

        拜託,你當我是妹妹,可人家才不把我當成單純的『妹妹』勒!

        不然那句『誰到底才是你真正的女朋友』就不會無緣無故的冒出來,真是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

        「去道歉啦!」真不知道男生的腦子裡在想些什麼,既然是千辛萬苦追來的,在緊要關頭卻又脾氣硬的跟驢似的有理說不清,連這根本不是一兩個便當的問題都不懂!

        「不要就是不要!」一個瀟灑的轉身,根本不是我一個病人可以拉的住的。

        「妳不吃的話我要去把我的飯吃完了。」

        「有事,等回家再講啦,要是真的有誤會的話,現在去追她也聽不進去的拉。」

        目送他的背影,不禁嘆了口氣。

        看來我們之間的問題,還不是他簡單的腦袋所能想像的大呢!

        算了,既然這樣,我也不想管了。[/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46 PM

[size=2][font=Georgia]        不清楚後來的情形,這樣的八卦當事人總是最後才知道的。

        只從已經傳的模糊不清的零碎片段中勉強得知,他們後來好像暫時接受我這個『妹妹』的定位了,對於腸胃炎之愛妻便當事件,也就不清不楚的讓他過去了。

        可是表面上的粉飾太平,並不能真的就cover過去;

        就像後來看到我,她就遠遠的像是逃避凶神惡煞般的避開一般,平白無故的增添了許多無謂的煩惱。

        升高三的暑假,他告訴我,為了聯考,她想分手。

        「你覺得這是原因嗎?」我問道。

        「我哪知道,最近她在想什麼我都猜不到了,這樣實在很累。」

        「她是個好女孩」,我真心的說道:「你不會就這樣要分手了吧。」

        「唉呦,我也搞不清楚啦!」他搔搔頭,煩惱的說:

        「我奶奶是對她很中意,還要我乾脆就這樣定下來算了。」

        「那不錯阿,連家人都認同就沒什麼問題了。」我很能了解他奶奶的心情,有這樣 一個識大體的好女孩,死心塌地的愛上我的孫子,這可是幾輩子求也求不來的好運阿。

        「哪裡不錯了!」他無聊的晃動著羽球拍:

        「這什麼年代了,我還年輕,雖然我蠻喜歡她的,可是要談定下來還太早了吧!」


        「不會啦,四年大學出來就可以結婚啦,怎麼會早,很快的喔!」我安慰著,對
    於正處於好動年紀的男孩子,這樣的要求的確艱困了點。

        「拜託……」他拉長了尾音說道:

        「而且,我總覺得她的個性太溫吞了,不太適合我……」

        這什麼理由阿,我癟了癟嘴,男生都是這樣,追到手前覺得個性溫和的女生溫柔可人,追到手之後又覺得太溫吞懦弱不能帶著到處去玩,真是夠了!

        「哪你想怎麼辦?」

        「我想要分手的話,還是由他說吧,畢竟女生開口比較好。」他低著頭說著。

        這就是你們男生表現溫柔的方式嗎?

        我悶亨一聲,這樣的舉動止不過為了消除你們心中的罪惡感罷了,算哪門子的溫柔阿,止不過又是一個長不大的小男孩急著想把責任推給別人!

        「妳覺得怎樣?」

        他抬頭看著我,小心翼翼的問著。

        「我覺得怎樣不重要,你高興就好。」

        語畢,轉頭就走。

        是阿,這可是你們之間的問題,幹麻牽扯到我身上![/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47 PM

[size=2][font=Georgia]        謠言就像是不停在眾人口舌間飄蕩的遊船,不停的遊蕩著找不到歸處停息。

        他們在高中分手了兩次,也復合了兩次,聽說都是女方主動提出的……

        真是笨女人,真不該說是她癡情、還是罵她是個傻子;

        要是我,早就一腳把這種把溫柔當拍賣品的男人踹到一旁去了。

        不過也就因為她這種委曲求全的個性,也才能跟他這樣的性情中人和得來吧。

        互補嘛,當事人都不抱怨了,我們這些不甘事的人也別敲什麼邊鼓響鑼的湊熱鬧了!

        畢業那天,一向大男人主義的他,破天荒的順了我的建議,沒送我花,把當初打算分我一半的花錢全買了玫瑰送她。

        看著她滿面笑容的幸福模樣,手裡捧著鮮花的我在眾人簇擁間,霎時覺得有種缺少了什麼的空虛。

        不過把該她的還她嘛,也沒什麼大不了啦,甩了甩頭,認真的看著同學跟學妹送我的美麗花束。

        是阿,不過就少了一個老是自稱『哥哥』的花束,我在那裡感傷個什麼勁阿!

        放榜後很意外的,他沒有考上理想的學校,而她卻因為總是神傷感情這檔子事,也一起跟著加入了重考的行列。

        大一的那年,隱隱約約的還聽到有關他們的消息……

        在同一家補習班的他們互相扶持著,仍然在重考的陰影中互相勉勵的努力站起來;

        這,才叫做真正的愛情吧,我想。

        一整年,我們幾乎都沒有聯絡;

        只有在二月十四的那天接到了他的花語寄情,跟短暫的電話……

        「小妹,情人節快樂阿~~有沒有收到哥哥給妳的玫瑰阿。」一樣爽朗的聲音,讓我有種錯覺他過的很好。

        「有阿,很漂亮喔,謝謝哥哥喔!」嗅著玫瑰的香味,雖然只有三朵,但是這可是我第一次收到紅色的玫瑰呢,開心的不禁想損損他:

        「情人節快樂阿,你不準備考試還有空過情人節喔!」

        「別這麼說嘛,考生很辛苦偶而也要休息一下阿~~呵呵~~」

        「喔,那這麼說你已經準備好要跟大嫂過一個浪漫的情人節囉~~」提到她,還是有一絲不經意的在乎。

        「對阿,我連玫瑰花都買好了!」

        「那不錯喔~~開翹啦,呵呵~~」

        「可是我買不到紅色的玫瑰,好像今年好雨把花田都打壞了,我只買到黃色的……應該沒關係吧。」

        天阿,黃色的玫瑰,他在想什麼阿!

        「拜託,你怎麼買黃色的阿!」

        「阿不然勒?難道買白色的阿,白色一點都不喜氣洋洋。」

        「拜託,黃色玫瑰是分手的戀人,你嘛幫幫忙,沒紅色不會買別的喔,那我這三朵妳從哪生出來的阿!」

        「妳那三朵是我早幾個禮拜以前就預約了阿,她這束要大又要現成買的,我去哪裡生給她阿,一朵玫瑰漲到80元,我會餓死……」

        聽到他的抱怨,我就知道這個呆頭鵝一點進步都沒有,要嘛就乾脆別買什麼花了,買巧克力也不錯阿,買什麼黃色玫瑰嘛,還一大束勒!

        我看他是看到什麼喜歡就買了,這三朵紅玫瑰的意思大概也不知道吧…  -__-!!

        「好啦,那你送她時要記得跟她說這是因為缺貨買不到喔,一定要講喔,說你是很真心誠意的,懂不懂!」

        「懂啦懂啦……」隱約聽到他低咕著:

        「女人真是麻煩,送花也不對,送也不對……真是……」

        「要記得喔~~」忍不住又叮嚀了幾遍,跟著哈拉了一陣,又回去趕著我的作業。

        情人節這種節日阿,跟不是美女的大一新生是八竿子夠不著邊的,不過有人記得送花,也算是小小的幸福吧。[/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48 PM

[size=2][font=Georgia]        大嫂果然不是白叫的。

        情人節第二天他打給我,說照著我的話說了,她沒有計較,抱著那一大束黃玫瑰,留下了幸福的眼淚。

        「我就說嘛,她不會計較的拉。」

        聽到他爽朗的回報佳音,真是為他能跟這麼一個體貼的女孩子在一起而感到由衷的祝福。

        又是放榜,他考上了台大,她卻只填上了淡大。

        對於第一志願高中畢業的重考生來說,淡大……的確是殘忍了些的答案。

        不過還好,都在台北吧,比起距離北部遙遠的我,到少了一份距離之苦的相思之情。

        不論是好的結果,還是不好的結果,總算考上了我們一夥人也熱鬧烘烘的準備著遲來的畢業旅行。

        對學生來說,管他什麼結果不結果的,玩樂才是第一要緊的事啦。

        那是她第一次參加我們的聚會,當總招待得我熱情的邀請她來參加我們這群人的腳踏車健行活動。

        「大嫂來嘛,跟我們一起初去玩嘛。」我親膩的婉著她的左手,努力的勸著:

        「你都沒跟我們一起出去玩過,來一次大家都熟了喔~~」

        「他也要去嗎?」她不確定的望著他,等待著答案。


        「去阿去阿,為什麼不去。」他繞過了她,走到另一邊摟著我的左肩:

        「大家一起去玩玩阿,妳也來吧。」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她的眼睛在笑著,但是我卻感覺到左肩一陣灼熱,除了他的掌溫,還有著莫名的目光熱切的注視著。

        「去嘛,大嫂……」

        像是耐不住我的央求,她點點頭,算是答應了吧。

        「YAYAYA!!大嫂要跟我們一起去喔~~」我高興的手足舞蹈起來,熱烈的跟大家討論著行程的安排。

        是阿,只要來跟我們玩過一次,就知道大家都是好朋友的關係嘛。

        如果能夠理解的話,那就不會再有什麼無謂的問題了阿~~

        如果能夠了解的話……[/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49 PM

[size=2][font=Georgia]        健行的前一天晚上,他打電話來我家。

        「這麼晚還不去睡覺,小心明天早上起不來喔。」

        我催促著他早早上床,免的趕不上第一班的火車。

        「我已經要準備上床了,明天才不會叫你的喔!」

        「妹阿……」他躊躇了一會兒,接著說:

        「明天早上我不知道會不會去。」

        「明天就要出發了,你怎麼現在才說不去阿!」

        搞什麼鬼……

        「剛剛靜嵐的媽媽打電話來,說她還沒有回家……」

        「也沒有打電話回家,我們蠻擔心她的。」

        已經十點多了,這麼乖巧的大嫂應該是沒事就回家的那種好寶寶,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沒回家勒?

        「你有沒有打電話問同學阿,說不定她今天去別人家玩阿。」

        「沒有,我們幾乎所有的同學都找過了,可是都沒有她的消息,沒有人知道她在哪裡……」

        天阿,沒有人知道……

        「天阿,那她會不會遇上壞人了」,我著急的說:

        「那我們明天cancal掉好了,大家一起來幫忙找!」

        「不用啦,我跟我哥還有她家的人現在都在找了,你們還是不要取消,說不定她明天就突然出現啦!」

        就是這一附樂天派的樣子,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我只是先打來跟妳說一聲,要是有消息我明天一早會到集合的地方等妳的。」

        「恩,好吧,那妳們找找,我也問問文組的同學,看看有沒有她的消息。」

        「好,那妳在家打電話就好,不要出來亂跑,不然到時候我還得多找一個失蹤兒童。」

        「不會啦,你還有心情開玩笑阿,快去找啦,找到記得打電話給我喔。」

        「恩,那晚安,掰掰~~」

        「掰掰。」

        掛上了電話,翻出沉重的畢業紀念冊,認識的同學一個一個的打電話請大家幫忙找找,連打了二十幾通,手都酸了,嘴也乾了,卻還是沒有她的消息……

        大嫂到底去哪裡了呢?

        不是說好明天要跟我們一起去健行的嗎,怎麼今天會演出失蹤記呢?

        一鼓特別的感覺從心理慢慢的升起,雖然對著急的大家很抱歉,但是我絲毫沒有任何不安或恐懼的感覺,很奇怪……

        人都不見了為什麼卻不會覺得擔心呢?

        這不像愛管閒事的我會做出的事阿。

        這種感覺,很難說……

        甚至覺得好像有種掉入陷阱的感覺![/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50 PM

[size=2][font=Georgia]        清晨五點半的火車站聚滿了背著背包的學生群,想必是再假期裡大家想出去玩的

     心情都是一樣的吧。

        看著大家嘻鬧,我卻獨自愁眉深鎖,怎麼到現在都沒有她們的消息呢?

        該不會真的遇到了什麼吧……

        「妹阿!」遠遠的看到他向我這裡急跑過來,揮舞著手。

        定睛一看,只有他一個人。

        而她,卻不在!

        「大嫂呢?」我著急的問著他;忙了一整晚,總該有點消息吧。

        「還沒找到說……」他煩躁的扒扒頭髮:

        「真不知道她到底到哪去了,一聲不吭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真是會幫大家添麻煩。」

        「那……那我不去了,我也來幫忙找。」

        「妳不能不去啦」,他按著我的肩膀喘著氣:

        「妳是主辦人,妳不去叫那些同學怎麼辦!」

        「可是……」

        「別擔心啦,她可能跟同學去玩忘了打電話回家說不定。」

        「可是……」我猶疑著。

        大嫂的個性又不是不知道,這麼纖細的人怎麼可能會像我這個野丫頭一樣玩的忘了回家呢,甚至連通電話也沒有,實在令人狐疑。

        「沒有可是啦」他把我們推上車,在車窗位跟我揮著手說:

        「妳好好的去玩,我只是來跟妳說一聲免的妳瞎操心,晚點在告訴妳喔~~」

        「掰掰!」

        看著他又往火車站外走去,心中有著無限的遺憾。

        遺憾的並不只是他不能參加這次的旅行,而是這是我們大家一起的旅行阿,一個共同的回憶……

        甚至可以說是為了重考的他,特地延遲一年而辦的。

        就這樣一個突發的事件,卻打亂了我們整盤的計劃。

        看著晴空萬里的好天氣,我不禁開始怨嘆起來……

        到底是什麼事耽擱了大嫂呢?

        什麼事呢?[/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51 PM

[size=2][font=Georgia]        下午,撥了電話給他。

        人,已經找到了。

        她跟高中同學去唱了整夜的KTV,好像還喝了一點酒,整張臉都紅紅的。

        不過,最紅的是眼睛……

        他說當他跑到同學家去接她的時候,她激動的撲上來抱著他一直哭、一直哭。

        「我以為你不會來了……嗚嗚嗚……」

        整段模糊不清的話,他聽懂得,只有這一句。

        我也聽懂了。

        只是,不知道我們兩兄妹,懂得層次到底一不一樣……

        有人說,愛情最怕的,就是相思的距離。

        我跟他的距離,比起淡大到台大,實在遠的多……

        但是距離這種東西,有時是不能以公製的單位來衡量的。

        「一段感情,如果不能維持下去的話,妳會怎麼做?」

        第二年的夏天,在墾丁的海邊,他躺在滾燙的沙上,問著堆著沙堡的我。

        「我想……不論是什麼事情,我會希望做有選擇權的人。」

        「什麼叫選擇權……」他從墨鏡後望著我,隔著深色的鏡片,摸不清到底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其實我也不知道」,掘好了城道旁的鴻溝,待會兒海浪打上來,就不怕水沒地方疏導,衝壞了好不容易蓋好的大沙堡。

        「不過有選擇總比沒選擇好對吧!」

        「恩恩,有那麼點道理。」他摘下眼鏡,瞇著眼看我弄得全身都是沙。

        「怎麼啦?」又是一個翻浪,還好這次我夠聰明挖了兩條渠道,海水乖乖的自動沿著溝渠退回去了。

        沙堡,仍安安穩穩的插著紅色小旗子。

        「沒什麼,還不就老問題……」瞇著眼,也讓我看不清他在想什麼,只是皺起的眉,稍微洩漏了煩躁與不安。

        「大嫂嗎?」

        「對阿。」

        「她怎麼啦?」

        「她說她們班上有一個男生對她很好,無微不致的,所以我們的老問題就出現啦。」

        「不過阿」,他翻了個身,看著忙著喝飲料得我:

        「我真搞不懂她到底認為我哪點不好,我對她也很好阿。」

        「恩。」

        「唉,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了解女人啦,太難懂了。」一個躍起,他為這件事做了個註腳,到後面的包包拿著餅乾去了。

        『也』很好嗎?

        我苦笑了一下,戴起他的太陽眼鏡;隔著深色的鏡片,天和海,還真的更是分不清的霧濛濛一片。

        他們的老問題,就是出在這個『也』字上吧。

        只是男生這種單細胞生物,大概永遠也搞不懂為什麼不能用『也』這個字來對待感情這檔子事吧。

                對於女生,

                        愛情這回事,

                                        沒有所謂的分享。[/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53 PM

[size=2][font=Georgia]        回程的路上,他為她買了一大包相思豆,說是她嚷讓了好久想要這些紅色的小豆子。

        「那你可別說是跟我們來墾丁買的喔」,我囑咐著他:

        「就說,是特地去東海的相思林撿的好了。」

        「好啦好啦,不過就幾顆豆子嘛,妳們女生不是說有心才是最重要的嗎。」

        「你聽著就對了啦。」

        我快步離開賣相思豆的攤子,走到旁邊的貝殼手工藝店去瞧瞧。

        手工藝品這種東西阿,就是平常去觀光的時候會不知不覺買了一大堆又貴又沒用的東西,擺在家裡積灰塵;但是出來玩不帶點東西回去,就是讓人這麼的不甘心!

        人,其實還真是挺矛盾的。

        貝殼風鈴太普遍、單一的大貝殼又沒什麼用處、鑰匙圈的話又擔心碰來撞去壞掉、其他大一點的又貴的要死,真是令精打細算得我洩氣。

        正打算要離開的時候,卻撇到旁邊的小盒子裡裝了一堆白白圓圓的圈圈。

        拿起來仔細一瞧,卻發現是貝殼的小戒指呢!

        雖然手工不是很精細,但是這樣粗放的感覺,正合我的心意。

        一個一個對著手指的大小適戴著,卻發現整合卻只有一個剛好可以套進左手的無名指裡。

        可能就是因為這跟指頭的難以定位,所以才叫無名吧……

        不過一個才30元,不買又可惜,當下便下了決定,管他什麼有名無名的。

        這個戒指,我買定了!

        說實遲那時快,他一個健步衝上前去,幫我付了帳。

        「你幹麻阿!」我驚訝的看著他得意的收起錢包。

        「沒什麼阿,算送妳一個禮物阿。」

        「不用啦,這個很便宜我自己付就好了。」

        「不用啦,妳好像都沒看到什麼喜歡的,好不容易看妳選到了,這個就算我的啦。」

        「不用啦,戒指不能亂送的啦。」我執著著剛剛還想要拋開的可笑理由。

        「沒關係啦,就當是哥哥送妹妹的咩。」

        「不好啦……」

        「沒什麼不好啦。」

        「可是……」

        「可是妳的大頭啦!」不管我的面有難色,他迅速的話下句點:

        「妳再說不好,就是不當我是妳哥囉。」

        一陣推辭,知道不能牽拖得我,也只好收下了第一個戒指。

        哥哥送的戒指。[/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55 PM

[size=2][font=Georgia]     若說男人是感官動物,那女人就是感性的動物。

      大嫂收了他的相思豆,果然感動了好一陣子,又過了一段甜蜜的生活。

      而那只戒指,就像是本來就不該存在的東西般的,在墾丁的最後一天去看日出時掉落在茫茫的草叢裡。

      雖然我沒說,但是他卻發現了戒指不在手上的事實,堅持的差點沒掉回頭去把他從那一大片草地上翻出來。

      不過因為我要趕火車回學校,為了趕時間也就罷了。

      掉了也好,也省的以後見面揭穿了尷尬。

       漫長的學期一晃眼就過了,我們仍然保持著不成文的默契,有著淡淡的情誼,但沒有濃烈的交纏。

       同學間也傳著若有似無的八卦消息,我們之間的曖昧關係,當然也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我真的覺得他喜歡妳。」好一點的朋友這樣打探著:

      「他對妳……甚至比正牌的老婆還好嘛。」

      對於這樣敏感的問句,總是一笑置之:

      「他是我哥,我是他妹囉~~」

      是的,就算再白痴再不敏銳的感覺,到了眾口鑠金的時候,要裝傻,也裝的不像了吧。

       能帶過的,就蒙混過去吧。

       我的確是這麼想的。

好花不常開,半年後我又接到了他的來電,說是要請我們一群人去貓空玩。

      對於這樣的邀約,採取的行動已經是能避免就避免;

      畢竟,有句名言是這麼說的:

              『妳可以得罪一打男人,但絕不要得罪一個女人!』

      不過有了眾多的同學當護身符,又能滿足好玩的天性,何樂而不為呢!

      那天晚上天氣晴朗,但是風很大,極為涼爽的天氣。

      我堅持不坐他的車,迅速的跳上了一個要好死黨的後座,遠遠的把大家拋在後面。

       老實說,我還蠻感激這個好朋友的,對於這種曖昧的情況,大家總是能避多遠就避多遠,更何況願意跳出來幫你一把。

      朋友,還是舊的好。

      愉快的夜晚過後,我跟同行的一個女生住在他的宿舍裡。

      適逢假日,他的室友約會的約會、回家的回家,寢室空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

       大夥兒送我們回到男七舍,就紛紛騎著機車回宿舍去了。

      女孩子總是比較容易累,不習慣夜遊,那個女孩表示要先睡了,他示意她把門鎖鎖上,以為安全。

       至於我,正要踏進房門的那一刻,他卻按住我的肩膀。

      眼神……叫我停下。[/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56 PM

[size=2][font=Georgia]        晚上的校園總是獨具風味。

        剛上大學的時候,總是一個人興奮的騎著剛學的腳踏車到陌生的新環境東晃晃西蕩蕩的。

        雖然如此,但是走在不熟悉的地方,總有種『不歸屬』的恐懼感。

        不知不覺的,我跟他,越走越近,從後門慢慢的走到土木館、再逛到醉月湖,繞過了圍籬,走進了半夜的體育場。

        體育賞上空無一人,連總在田徑場上喝酒打球的男生也不見人影。

        一陣寒風襲來,不禁瑟縮起來,摩擦著冰冷的胳膊。

        他輕輕的把身上的系服外套脫下,為我披上。

        就是這樣的體貼又不需言語,總是能適時的知道我在想什麼、需要什麼;

        我想,我們的關係,真的可能比親兄妹還要更親了。

        懶得把手臂套入袖子,僅是從內面拉緊了衣領,把臉埋在厚實的外套裡,嗅著熟悉又讓人安心的味道。

        突然,感覺一陣緊繃!

        他突然緊緊的從前面把我擁住,霸道,卻不失溫柔。

        我緊張的說不出話來,整個人就這樣的陷在陌生的懷抱裡。

        想說些什麼,卻覺得總有些不適當的怪異……

        「抱歉,我失態了。」

        就像突如其來的擁抱般,倏的放開了恍惚狀態的我;

        而我,卻還處於彌留的搖搖擺擺。

        「怎麼了……」

        好不容易才吐出這三個字。

        他背對著我,肩膀像是強忍住什麼似的微微抽恤著。

        「怎麼了……」

        輕輕的按上他的背,問著。

        「沒什麼,沒什麼。」

        他試圖給我一個微笑,嘴角卻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弧度。

        「沒事,就是有事吧……」

        「有什麼事就說吧,我們是兄妹……沒什麼不能說的,對不。」

        一陣長久的沉默,像是下定了決心般,他開口說著:

        「我跟她……分手了。」[/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57 PM

[size=2][font=Georgia]        分手這兩字,聽起來怵目驚心,但我卻一點也不驚訝。

        或許,就像是朋友說的,他對我比對正牌的老婆還好,不分手,也很難吧。

        哪個女人願意自家的男人對著外面的女人好呢?

        說是妹妹,對於自私的愛情來說,頂多算是外遇的藉口吧。

        「妳不問我為什麼分手嗎?」

        他抬起頭望著我,像是渴望著我說什麼似的哀求眼神。

        我笑笑,沒有回答。

        「其實我早就覺得我們個性不合,妳還記得高中那次妳叫高痞去掃地他不裡妳,還反唇相譏的那次吧,要不是妳來勸阻我,我想我早就好好的跟他幹一架了。」

        我靜靜的聽著他滔滔不絕的說,坐在田徑場邊的看台上,靜靜的聽著。

        「可是那時她只能嚇的在我後面跟著哭,我還真擔心她會不會因為啦不住我而昏倒勒。」

        「不過還好有妳在,從那時候起,可能我就發現我們不是那麼合吧……」

        他轉過身,扶著看台旁的把手,熱切的看著我,期待著。

        看著仍然是一臉微笑得我,他迷惑了……

        「妳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講的嗎?」不可置信的問道:

        「妳好像一點也不驚訝的樣子!」

        是阿,不驚訝是意料中事,又要我問些什麼呢?

        我仍然微笑著,望著他:

        「這是你們兩之間的事,如果你需要安慰的話,小妹隨時都可以陪你。」

        像是放棄對我的期盼一般,又是一陣沉默,他走到沙坑旁邊,撿起一跟木桿子撥弄著沙堆。

        沒有燈光的照射,沙坑裡的沙顯得更深層的灰暗。

        我望著他,後者正努力的在沙坑裡用木棒用力的刻著深深的字。

        跳下看台,想走近看看到底在寫些什麼,他卻慌亂的用腳迅速的把沙踢亂,埋沒了那些我永遠也沒機會看到的字。

        「我們回去吧」,他深吸了一口氣,用力的牽起我的手,握在他的手裡,像是牽著妹妹般的深怕走丟似的:

        「這麼晚了,天氣又這麼冷,我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免的妳感冒了,鼻子不是不好嗎,別吸太多冷空氣。」

        想對他說些什麼,卻又像是梗住似的什麼也說不出來。

        順從的讓他牽著我的手,回到男七舍。

        他很紳士的叫我先爬上床去睡,因為有兩個女孩,他還是在桌上趴一下就好了。

        「那個……」我囁嚅著。

        「恩?什麼?」他翻出一條被子遞給我:

        「妳怕冷,這條多出來的就墊在床墊上比較不冷。」

        說著揉揉我的頭髮,深吸了一口氣,溫柔的微笑著:

        「早點休息吧,累了一天了,我明早再載妳回家。」[/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7 11:58 PM

[size=2][font=Georgia]        只要你願意,大學的生活可以是繽紛炫爛、多采多姿的。

        從隔天早晨他送我回家後,好一陣子,我們都像是選擇性失憶般的忘記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日子仍然照常得過下去,生活的空虛和寂寞,總被琳瑯滿目的活動驅逐的不見蹤影。

        學期中埋首於社團與功課的我,假期也不得閒的安排了一大堆的節目和課程;

        認識不完的朋友和永遠學習不夠的新東西,構成了整個世界。

        偶而故意和關心的同學失去聯絡一下,自己去吃噸大餐犒賞辛勞、自己去看場電影大哭一場、自己買本好書來溫存咀嚼、也自己一個人漫無目的的騎著機車到處晃蕩著讓腦袋空白下來。

        這樣的生活......

        忙碌,但也倒簡單而充實。

        有人說,愛情是大學的必修學分,對我來說,到不盡然。

        「唉呦,妳有一個對妳這麼好的『哥哥』,當然不會覺得戀愛有什麼稀奇阿。」

        「對阿,妳同學阿、哥哥阿什麼的都這麼照顧妳,妳阿,是個被寵壞的小孩!」

        「我看妳自己就很疼自己了啦,一個人也可以去喝茶吃飯的,不像我們這些孤獨的人啦。」

        「厚,每天都看妳跑出去玩,當然沒有時間去交男朋友啦,而且這麼獨立,根本不需要吧。」

        「我看妳阿,一般的男生妳也不會喜歡吧。」

        「愛情這種東西阿,是屬於兩個彼此都寂寞的靈魂啦。」

        總是聽著旁邊的人這樣的叨念著,毫不懷疑要是國文作業要交出相當於『最新廣告台詞100句』的『最多愛情論述語』這種課業,一定可以振筆急書的寫他個三倍都不止的東西出來!

        當然不是說花樣年華般的少女情懷不曾發生在我的身上過,就算是不會說話的草木,也是有感情的阿。

        很多時候,也是會感到寂寞……

        但是,並不是寂寞,就會濫竽充數般的胡亂找一個人來塘塞。

        機會永遠不用怕他不來,但是期待著Mr. Right出現的心願也從來沒有停止過。

        這樣的想法,在一次去PUB跳舞酒酣耳熱的同時,不小心透露給同學知道了……

        「這樣阿,妳想交男朋友了喔……」她用酒杯摩搓著下巴,仔細的思考著。

        「對阿,我想……應該也是可以交一個的時候了吧。」

        「可以交一個的時候?」

        「對阿,因為都大三了,我想應該可以夠成熟的去接受一段戀情了。」

        「愛情的接受度,不是因為妳大幾來斷定有沒有成熟喔,而是妳真的有碰到喜歡的人、真的想去經營一段感情嗎?」

        「真的喜歡阿……」我歪著頭想著:

        「可是,我不懂什麼叫喜歡……」

        「拜託……」她用手拍拍頭,一附受不了的樣子對我說:

        「妳連『喜歡』這兩個字都不懂,還想談什麼戀愛阿,真是夠了。」

        「可是就是因為不懂,所以才想學嘛。」我堅持著:

        「不去經歷過,我怎麼知道什麼叫『喜歡』呢!」[/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8 12:01 AM

[size=2][font=Georgia]        「那就從學習自己給自己挑個好情人開始吧!」

        她喝了一口伏特加來姆,氣定神閒的說。

        「挑個好情人?」

        「對阿,因為只要相信自己值得被愛、想要去愛、也懂得寵愛自己的人,就能明白這句話的意義。」

        「不懂。」

        「簡單的說,就是幫自己找一個能夠對妳好、妳也能對他好的對象,那愛情……就可以從這裡開始培養了。」

        「難道沒有所謂的一見鍾情阿。」

        「傻子;不是沒有,只是微乎其微啦!」她笑著說:

        「而且雙方都對對方一見鍾情的機率,簡直就是不可能的平方--『不可能』!懂吧!」

        「喔,應該懂了吧。」

        「那妳就慢慢的自己看看,愛情是急不得的啦。」

        「恩恩……」

        大概是PUB的BAND音樂沒有盡情的放送,也可能是最近上課的時候常望著窗外發呆的思春樣被大家知道了,每個人紛紛興致濃厚的來跟單細胞的我提供著各種有關『愛情來了』的『知識』。

                                      ABOUT LOVE~~

        「會很想很想一個人,想跟他在一起做每一件事,甚至KISS啦、做愛都算喔。」

        「妳仍接受他的缺點,連吃飯踢牙這麼不雅觀的表情都可以接受,就是啦。」

        「冬天會想跟他依偎在一起的人,很浪漫的過聖誕節的對象阿。」

        「連作夢都會笑出來的心情啦。」

        「要是想到不能在跟他見面就會心痛的不能自己的感覺,也算!」

        「會想為他做很多很多事情啦、甚至可以翹課去看她一眼也願意的感覺啦!」

        ......................

        ..........

        諸如此類的建言,也足夠讓我多寫一本『戀愛大方談』了,眾集百家之說,應該也可以登上年度最佳暢銷書吧。

        但是就算寫出一本厚厚的書,

        我,仍然不懂,

                        什麼叫做『戀愛』。[/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8 12:03 AM

[size=2][font=Georgia]       「A,妳還真不是普通的笨!」小B這樣罵著我:

        「現在的大學生通常都是在煩惱『該跟誰交往』啦、『要怎麼拒絕別人』啦、『要去哪裡多認識對象』啦;甚至OPEN點的還會煩惱『要在家做還是去旅館』啦、 『要買什麼保險套』啦、『懷孕了哪家醫院比較好』這樣的問題……」

        「A,你說話也太直接了吧……」我皺著眉抱怨著。

        「哪有直接,這是事實!」他接口道:

        「妳簡直就像史前時代的生物嘛,還在那邊龜龜毛毛的擔心『什麼是愛情』這樣的問題。」

        「可是……」我委屈的說:

        「我根本就不知道嘛。」

        「我覺得你們說的那些我好像都沒有那種感覺。」

        「那不然你舉一個實例給我聽,理論我不懂啦!」

        「阿妳是白痴喔!」他無奈的一攤,好像真是看到冰河期卡在巖穴裡的長毛象一般的驚訝。

        「那個妳常掛在嘴邊的『哥哥』不就是個現成的人選嗎!」

        「我哥!」

        「對阿,我看你也應該算喜歡他,何況他對妳那麼好,應該是對妳有意思啦。」

        「可是我是他妹……」

        「拜託,妳還真以為妳是他妹阿……」又一個看到白俄記恐龍的表情:

        「『妹妹』這種東西阿,就跟備胎一是一樣的道理啦!」

        「備胎?」

        「笨蛋,就是進可攻、退可守的意思啦……」

        「我才不是備胎勒」,嘟起嘴,不服氣的說:

        「他對我很好,但是沒好到要追我的程度啦。」

        「何況我當他妹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他之前也有女朋友!」

        「拜託,妳嘛幫幫忙……」小B按著我的肩膀說:

        「有女朋友不算什麼啦。」

        「為什麼?」

        「還用問,他當初為什麼會分手?」

        「阿就他女朋友說她對我比對他好阿什麼的,我哪知道,我又不會去問人家。」

        「那就對啦」,他耐心的跟我解說著:

        「妳看喔,他女朋友是認識妳之前交的,後來收妳做妹妹後女朋友竟然抱怨他對妳比較好。」

        「我跟他女友簡直是烏鴉跟鳳凰的差異,就算你這麼說好了,我跟他也不可能的啦。」深知己短的我,不由得深深的嘆了口氣;真是的,連這時都不能反駁對方的確比我好多了。

        「可是喜歡這檔事,感覺對了,管他什麼麻雀鳳凰的,還不是一樣喜歡下去…」

        「哇,那他這樣不是算精神外遇!」

        「外遇妳個頭啦,八字都沒一撇勒」,他一附簡直覺得我是外星人的驚訝:

        「虧妳想的出來。」

        「我想是有可能他認為妳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然後就先認你作乾妹妹,反正先把名份合理化,要接近也不是難事啦。」

        「也對」,我想著:「我不會去破壞別人的愛情,何況他那時有女朋友。」

        「那就對啦」,小B一附大師的模樣,了然於胸的說著:

        「男生都是這樣想的啦;如果妳對他,我說如果啦,以後感覺不錯,說不定會在一起的啊。」

        「這叫放長線釣大魚。」

        「那又怎麼樣,他也沒說要追我。」

        「我覺得他不追妳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他認為追不到吧。」

        「真的嗎,可是乾妹妹不是被胎嗎?」

        「有的乾妹妹,是男生把不到女生,然後就換個方式稱呼,就像表妹一樣,一表三千里,總是一家親阿。」

        「可是有的胎偏偏不讓他備啊,所以只好一直乾下去囉~~  ^^」

        「那我不便成小魚乾……」

        「哈哈哈」,小B大笑著:「小魚干勒!」

        「……」

        「反正我覺得他跟本就要追妳嘛,不信妳回去問你們那群女生室友,誰敢說不是叫他滾出來。」

        「可是……」我辯駁著:

        「可是我就是沒覺得他在追我嘛,什麼花阿、情書的,什麼也沒有,不公平。」

        「還不公平勒」,他斜眼鄧我:

        「對妳這種腦震盪的呆頭鵝阿,這些東西不早把妳嚇跑了才怪!」

        「我跟妳說啦,追求有很多種……」[/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8 12:04 AM

[size=2][font=Georgia]         「很多種?」

         我是知道有很多種,但是哪有人用這種猜的,誰知道阿。

         我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

         像是窺伺到我的想法般,小B只好詳盡著解說著:

         「他這種,叫做暗鬥法。」

         「阿,暗鬥法?」

         「對妳很好很好,好到讓妳沒有防備,以為只是單純的關系喔。」

         「然後等到有一天,妳會突然發現,原本是不吃醋的,就會吃醋……」

         「原本不在意的,反倒是變成很在意。」

         「那時候就表示妳喜歡上他了啊!」

         「真的嗎,可是我一直不吃醋阿……」

         「所以說,妳還沒喜歡上他呀。」

         「這種暗鬥法靠的是耐力跟持久力、還有時間,簡直可說是長期抗戰!」

         「不過通常成功率不是很高就是了。」

         「所以啦,有種乾妹妹,是乾哥哥追不到,只能收來過過乾癮的啦。」

         「那成功率不高幹麻要做,吃力又不討好的。」我狐疑的問道。

         既然吃不到,幹麻要硬蠻幹下去阿,真笨。

         「是不高阿,但是一成功,往往就會有很美滿的結果喔。這倒是其他方法所比不上的。」又是一附『妳是笨蛋』的表情。

         「為什麼會美滿阿,不懂說。」

         「因為這樣女方便會以為男方很無怨無悔的付出阿,是個好男人。」

         「然後覺得這麼多年來的大風大浪、風風雨雨都陪著自己走過,的確是個值的托付的好男人。」

         「也可以說是:同甘共苦吧……」

         「反正也可以說是利用女人容易受感動的天性啦,就這麼簡單!」

         說著說著,小B又接著下一支煙,好像終於講完似的鬆了口氣,挺累的樣子。

         「呵呵  還大風大浪勒~~」我笑著揮去他吐出來的煙圈,晃動著整個空間瀰漫了雲霧的感覺。

         「阿有什麼辦法」,他沒好氣的回了我一句:

         「誰叫他也是一個可憐人,碰到妳這種笨到連死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氣死別人的人,硬是頑石不點頭不說……」

         「怎樣?」我好奇的問道。

         「算他倒楣啦!」[/font][/size]

揪肆iQ漾軟糖 2007-10-28 12:04 AM

[size=2][font=Georgia]        在書上讀到一句話:

        『在妳傷心難過時,最能夠分擔悲傷的情緒的,才是真正愛妳的人。』

        這句話,說的還真有點道理。

        人生在世,總是酒肉朋友多過真正能談心聊天的知心者。

        推心置腹的朋友市場,通常也是獨占的……

        可以陪著我悠遊四海的人,多不勝煩,甚至只要住宿在青年中心,走到大廳裡隨處可見的都是自助旅行的學生們,要找個一同玩樂的伴,只需要一個友善的微笑就是了。

        但是真的能在心痛時,靜靜的傾聽細訴的人,就真的闕如麟毛鳳角了。

        想到這裡,腦海裡不停的搜索著,從曖昧不明中,逐漸浮現出一個越來越清晰的輪廓……

        「妹,不要不說話嘛,有什麼不開心的說給哥聽聽。」

        「星期天沒空來記錄喔,沒關係,我家比較近,我來就好了。」

        「唉呦,妳不要拉著我,這種人就是要兇他個一兩次才會收斂點。」

        「如果很忙的沒空打電話的話,就寫E-mail給我喔,不然這是我的手機跟寢室電話,不然妳打到我家我們家人都會幫妳找我的!」

        「心情不好喔,那我們一起去陽明山看夜景散散心怎樣阿~~」

        「哈囉,冰冰涼涼的酸梅汁來囉。」

        是他,就是他了!

        既然大家都說他是喜歡我的,而總在傷心難過時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他;

        我想,這應該表示著……

                我們有很大的空間,更進一步的發展吧。

        醞釀了好一段時間的情緒,累積滿滿一份感情,等待著下一次回到北部的機會。

        我想說、我想說、我想說……

        與其在這裡躊躇不前,到不如一次把想說的話通通頃囊而出。

        『暗鬥法』是不適合大而化之的我的,要是不把話說個清楚,一直憋在心理的感覺,會像被魚刺骨頭梗到喉嚨卡住一樣的痛苦。

        「妹阿,要回來前記得打電話告訴我喔。」

        在寒假來臨前,突然接到了他的電話;

        這對平常沒是不聯絡的我來說,實在是件很稀奇的事。

        「為什麼要告訴你。」

        「因為我們很久沒見面啦,妳又不常回來,不先說又被別人約走了。」

        「喔……」心理竊喜著。

        「所以要記得喔,我先約了妳這個糊塗蛋可不要跟我說忘了阿。」

        「好啦,知道了啦。」

        「要寫下來喔。」

        「好啦好啦。」

        「那掰掰囉,有事打電話給我。」

        「好,掰囉~」

        一定是這麼有默契的我們,有著同樣的心靈契合而更難分捨吧。

        回桃園的前一天晚上,開心的睡不著覺;

        抱著棉被,在偷笑![/font][/size]
頁: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妹妹 作者:堅果餅乾 『完』